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知识

“企业融资难”真的全因“银行闹钱荒”吗?

  史上最严酷的企业钱荒宏观调控,造成严峻的融资“钱荒”。珠三角企业“融资难”、行闹利率高的企业钱荒另一面,是融资银行自己也缺钱的艰难处境。各种担保公司、行闹小额贷款公司、企业钱荒典当行成为救急的融资渠道,但杯水车薪。行闹民间资本开始活跃,企业钱荒隐秘的融资融资链条正逐渐浮出水面,风险因素也在累积。行闹(《南方都市报》10月25日)

  “财主”家里都缺钱,企业钱荒“佃农”恐怕更要穷得叮当响。融资既然在宏观调控下,行闹资金链全面趋紧,甚至连银行这个资金大户都在闹“钱荒”,“菩萨”尚且自身难保,中小企业所面临的融资难、利率高,似乎也不能全怪银行的歧视与惜贷,而更多是资金市场的客观规律使然。

  事实上,利率说白了其实就是借钱的成本,这个成本究竟应该多少合适,其实不可能由谁单方面说了算,而归根结底还是要由市场也即供求关系来决定。具体而言,假如市场上的存量资金多,对于资金的需求量少,供大于求的钱恐怕还得想方设法为自己找出路,借贷利息自然也得足够优惠,以提高其吸引力,相反,如果市场上正闹着“钱荒”,而借贷需求却嗷嗷待哺,供不应求的资金市场,则必然会推高借贷利息。

  从2008年的4万亿救市,到如今的准备金率提升,银根紧缩,中小企业的资金链短短几年之间几乎就经历了一次“过山车”。当年银行急着往外放贷的时候,中小企业主其实也曾当过银行的座上嘉宾,逢年过节,一些中小企业主的门槛甚至被不少银行行长踏破,只不过,如今时移势易,尽管因为当年的宽松信贷急剧扩张的企业,仍然需要更多的借贷来维持其资金链,但信贷市场的风云突变,“钱荒”的降临,银行方面的确也爱莫能助。这个时候,假如将中小企业当下所面临的“融资难”,全部归咎于银行的惜贷,甚至对中小企业的歧视,其实也不免冤枉。

  不过,“财主”家也缺钱,或许的确是不争的事实。但是,“钱荒”本身究竟是不是必然导致中小企业的“融资难”,其实仍然值得商榷。事实上,所谓的“钱荒”,其实不过是相对而言,以中国银行为例,尽管信贷额度较上年下调20%-30%,但绝对数额其实仍然不低,那么压缩的信贷,究竟优先满足谁的需求,又从谁的身上扣除,自然也就大有讲究,中小企业成为信贷紧缩首当其冲的牺牲品,其实仍然充分说明在信贷市场上谁是真正的弱势。

  当然,门当户对这事儿,其实不只是结婚、成家的时候才要考虑的因素,非要让大中银行去和中小企业结对,即便从“体型”上看也并不般配。某种程度上,这就好比乡下小伙找不到对象,却让城里姑娘去帮忙,这事儿在女多男少的时候,或许还有可能成就好事儿,但假如城里姑娘连城里的追求者都还应付不过来,乡下小伙的胜算显然不大。不仅如此,既然中小企业的数量大,相对风险也高,要想有效管理数量庞大,规模不大的贷款,大中银行也的确并不对口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假如说恋爱这事儿还可以两情相悦便可摆脱世俗羁绊的话,中小企业融资和银行借贷之间仅凭两情相悦显然并不够,有助于管控贷款融资风险的“门当户对”倒是显得尤为关键。

  在这方面,印度银行家尤努斯创办的“穷人银行”,尽管也面临一些困境,但却仍然值得借鉴,与其说“穷人银行”是金融业放低身段,不如说是金融业本身需要建立起分层结构。而反观国内的民间高利贷,与其说是“钱荒”,毋宁说是在大中银行之外缺乏必要的信贷体系及对接机制。因此,只要银行业能够更多的放开,并让中小银行金融机构参与竞争,不仅有望与中小企业形成对接,更有望将“饮鸩止渴”的民间高利贷融资导向正规和风险相对可控的银行金融体系之中。

  基于上述视点,“钱荒”其实只是民间融资风险的一个外因罢了,银行金融体制自身的缺欠与不健全,银行金融体系因为封闭垄断而缺乏与中小企业融资需求的对接,恐怕才是“财主家闹钱荒,佃农只能高利贷”背后的制度内因。 责任编辑:hdwmn_wyb

分享到: